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京闲人的博客

虽说是吃喝玩乐,有时也会较较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胶州路现场,沉默,肃穆的人群  

2010-11-21 20:37:16|  分类: 社会·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和我的家人,从不喜欢去充满人流的地方。比方,我们不会去国庆之夜灯火辉煌,礼花高放的外滩,也不会去喧嚣了了大半年的城中盛事之地世博园去。欢声笑语的盛大活动,与我们总是隔的这么多。

火灾时,正是太太回到上海期间。那天她目睹了现场的烟火。接下来连续4个晚上她去了现场。她说,很久没有体会到这个城市还有这么多有爱有恨的市民。现场的气氛肃穆又诡异,悲伤与怨恨在空气中飘荡,沉默中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和精神。她说,她要在这样的现场。而平时在国内,她是最恨人多之地,一有人群,早就避而远之。

如果我在上海,我想我也一定会去的。

是什么原因,这地方这么牵动人心?我转一篇一个上海人的微博。他的心境恰如其分的表达了我们所想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@          @          @

上海大火,胶州路献花记感(转载)
来源:h
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3c7480d30100ne2h.html
     
     
@跟女儿布谷鸟同学从胶州路献花归来,两束花,每束由百合、菊花和玫瑰组成,恭敬摆放,鞠躬,离开。自发聚集的人群,无数明显是下班后、放学后匆匆赶来的男女,静默地献花,点燃蜡烛。这是另一个上海,人性和美好之城。
     

@我们住在闵行。孩子下午三点放学,到家三点半。等她换好衣服,我们先去徐家汇我的办公室,处理了一些公务,五点半,我们从体育馆出发。因为不知道哪里有 花店,先打车去我们住过的江宁路澳门路花店,买好花束,再打车去胶州路,到那里大约七点半。人群肃穆,私语井然。昏黄的街灯,黑糊糊的过火楼,满地鲜花。 震颤。
     
@值得记述的是,一位在北京的友人专门托我们代为献一支玫瑰。另一位本市的朋友也专门短信托我们致意、鞠躬。从澳门路到胶州路的司机坚决不收钱,实在推拒不过,他说;“请代我祈求一句平安好了。”我衷心祝这位司机朋友和他的家人好运、平安、快乐!
     
@灾难发生后,我和女儿在餐桌上商量好今天去献花。我们讨论到在忙碌和杂乱的大都市里,人们在这个不可挽回的损失之中意识到生命的可贵和美好,我们愿意去灾难的现场鞠躬、静默,向生命致敬,花三分钟去感受我们共同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——生命。
     
@自发去吊唁的人绝大多数是跟死者无关的人,无论老市民还是在上海工作的人,他们除了要表达对去世者的缅怀,也是在表达对生命的爱惜和敬意,在表达一种基 于普世价值的关切:生命是无价和崇高,死者不会孤独而行,生者不会忘记追责。这消融了人们关于上海人、外地人、哪里人的地域论争议,这是人性的力量本身在 对全体同胞现身。
     
@去胶州路的车上,我问12岁的女儿,很多年后你会记得你童年时代的这个灾难吗?她说会的。我们说起,你还记得六岁前我们经常来这里吗?她说不记得了。我说,那些死者中也许由我们曾看到过的面孔:人类的面孔即使再普通,如果你静心观照,那是多么动人啊。
     
 @在胶州路现场,街口警车停驻,警察手持步话机不时联络,人群很安静和平和,但你可以感觉到在沉默的鲜花和点点细小的烛火之上,有一种安静、沉默却令人恐怖的力量布散在空气里,衬托着黑黝黝的死楼,直立在墨兰的天空。沉默的鲜花和烛火表达着弥漫的威慑和肃杀。
     
@回来的路上,和女儿继续交谈。我说,你平时听过关于上海人的坏话吗?她说,很多的:比如小气,吝啬,等等。我告诉她,不要根据人们的言传去判断一座城市 和她的居民,你要记得今天你所看到的上海和上海人:肃穆,庄重,典雅,自发的爱意表达,对他人生命和生命本身的尊重,互助和秩序的精神。这是你长大的城市 最富于人性的美好灵魂。
     
@一些故作激进的人嘲笑市民自发献花是煽情,甚至暗示是消解人们对悲剧追责的关切,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逻辑:在一个被剥夺了任何社会表达工具、几乎被割 喉的社会,他们难道不能在这铺满马路的鲜花,不灭的烛火里看到最清晰、坚定的质疑和要求吗?对于这些人,难道人类基本感情的表达是这样没有价值吗?
     
@对于那些漠视献花和致哀意义的人们,请把市民的这些行为、态度与那些该做点什么而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比较一下吧,你们会懂得这些鲜花和烛光的意义了——  他们代表一座城市对麻木不仁和无所作为最清晰的鞭挞,表达最直接的抗议。至于那些故意抬杠的人,犹如故意在人家葬礼上开政治辩论会,我无法形容这种人。
     
@不必故意曲解的是,我为上海市民在灾难和生命损失面前表达的精神所感动,我褒扬这种深沉、自然和富于尊严的人类感情,这并不是说,我认为这种感情和精神 是上海人独有的,恰恰相反,过去数十年,特别是有二十年余前记忆的朋友们都应该知道,当某个时刻来临,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地方,你都会看到类似的动人感 情,强烈,真挚,威严,即使时世再艰难,压制再严酷,也无法把这种人性的辉光葬送。
     
@对于那些手握查处此事责任的人们,我愿意提醒你们:这不仅是一起灾难的调查与处理,更是对执政者根本政治伦理的试炼。看着你们的不仅是献花的市民和全国同胞,更是子孙后代和你们自己良知的眼睛。假如真相不能澄清,公义不能昭彰,死者将永不会安息,生者将永不得安宁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4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